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板块热点 >

188比分_2009年,中国周边总体稳定,向好因素和消极因素同时增加

时间:2018-11-10 09:16来源:www.101pfb.com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东面,中美、中日关系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佳境,安全压力减轻。美国奥巴马政府任职以来,寻求发展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中美恢复因布什政府售台武器而中断的军事对话,两军高层互信增加。日本新任首相鸠山由纪夫积极推进亚洲外交,中日关系明显改善。鸠山访华期间,表示在历史问题上坚持“村山谈话”精神,与中国弥合分歧,构筑可信赖的日中关系,推动战略互惠关系发展。

与此同时,北方安全持续改善。中俄关系纵深发展,军事合作领域成为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重要内容,“和平使命-2009”联合反恐演习,再次展示两国共同应对新威胁、新挑战的坚定决心。中俄关系稳定发展,促进了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协作,巩固了中国北部边陲的稳定。

但是,中国西部安全趋紧,南部亦存在重大隐忧。阿富汗安全形势已成为影响中国西部周边安全的重大威胁之一。阿富汗战火还向巴基斯坦境内蔓延,阿巴边境成为美军及其联盟与塔利班、“基地”组织交战场所。阿安全形势逆转,诱发巴国内宗教极端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活动反弹。恐怖分子活动猖獗,甚至重创巴陆军总部。巴国内持续动荡引发同印度关系紧张,两国口角不断。

2009年,中国南部安全有所恶化,印度不断制造紧张气氛,数次向有争议的边界地区增兵,加强高技术装备部署,加速向该地区移民。尤其是印度政府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允许达赖喇嘛窜访达旺地区(我藏南地区),企图“以藏制华”。此外,2009年中缅边境亦不平静,缅甸政府军挥师北上,整编少数民族武装,突袭果敢地区,导致大量难民涌入云南。

海上安全问题凸显,复杂因素明显增多

2009年,中国与东南亚海上邻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摩擦显著增多。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的最后期限临近,一些国家“浑水摸鱼”,圈海划界,同中国争夺岛屿与海域归属权,中国海上领土和海洋权益安全面临重大挑战。

菲律宾国会通过“海洋基线法案”,将中国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划为“所属岛屿”。越南提交“外大陆架划界案”,声称对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享有主权。马来西亚与越南联合提交提案,旨在瓜分南沙群岛,其总理兼国防部长巴达维亲自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和光星仔礁,宣示主权。

在东海方向,虽然中日关系整体改善,但两国海上权益的纷争依然。日本加强武力监控钓鱼岛,还力图拓展海洋战略纵深,准备在冲鸟礁(日方称冲之鸟岛)建造港湾设施,宣示“领土主权”。

海上安全复杂因素正在增多。美国增强了西太平洋战略投入,将大量先进海空力量部署到该地区。美军在冲绳基地部署12架F-22“猛禽”隐身战斗机,将关岛提升为一级战斗力根据地,扩建阿尔法码头和布拉沃码头,部署新式巡航导弹核潜艇“俄亥俄”号。

与此同时,美国在南海周边地区投棋布子,同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国举行联合军演。2009年,美国在南海权益争议问题上似乎更愿意从幕后走到台前,以军舰通过权与中国先后发生“无暇”号、“约翰·麦凯恩”号驱逐舰事件。

印度也在加强对该地区事务的关注和渗透,其海军舰队在南海巡航期间,同新加坡、越南、日本和韩国海军举行了联合军演。此外,南海周边一些国家还把美国、日本、英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等国的石油公司请进来,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区域外国家利益的介入,使南沙争议更加复杂化。

区域一体化势头强劲,各方利益博弈难休

2009年,周边区域一体化势头强劲。第十五次东盟峰会、第十二次东盟10+1和10+3领导人会议及第四届东亚峰会围绕应对金融危机、气候安全等问题进行了磋商,达成多项成果。东盟10+3领导人同意建立东亚外汇储备库,以维护本地区金融市场稳定。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各国领导人还就推进东亚共同体建设达成共识。此外,美国对参与区域一体化也表现出极大兴趣,与东盟签署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

2009年,东北亚地区合作出现新景象,第二次中日韩领导人北京会议发表了《中日韩合作十周年联合声明》和《中日韩可持续发展联合声明》,确立了未来三国合作优先领域。过去,中日韩领导人会晤都是在东盟10+3会议期间举行,而现在三国单独会晤,反映出三方对东北亚合作的重视。

2009年,上海合作组织在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等方面的合作继续深化,成员国领导人签署《叶卡捷琳堡宣言》,表示积极推动新兴产业合作,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挖掘观察员国家和对话伙伴国家的潜力,扩大合作领域。此外,成员国领导人还签署了《反恐怖主义公约》等合作文件,进一步巩固了反恐合作的法律基础。

各方推动区域合作意图不尽相同,利益矛盾相互交错。美国对日本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想高度担忧,称这将加剧世界经济的“集团化”,“不利中美战略平衡”,欲通过美版合作方式破解“东亚共同体”,强化跨太平洋秩序控制权和区域协调力。美国表示将参照中、日、韩与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做法,与东盟建立10+1自由贸易区。美国还提出“美国-湄公河合作机制”,同中国推动的“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叫板。

日本高调推出东亚共同体构想,欲寻求“日美对等关系”,加速“脱美入亚”进程;启动“日本-湄公河部长会议”机制,召开“日本-湄公河首脑会议”,欲在谋求地缘政治优势上与中国比肩。澳大利亚战略思考与美有契合,提出自己的一体化构想,希望建立包括美国在内的“亚太共同体”,将日本“东亚共同体”泛化。东盟对“东亚共同体”既有期待,又有警戒,担心地区合作主导权漂移。东盟力图将区域外大国拉入东亚合作网,让大国相互牵制,以小搏大,不仅构建了“东盟-俄罗斯首脑会议”,还如期启动了“美国-东盟首脑会议”。

睦邻外交继续推进,和谐周边任重道远

2009年,中国继续努力推进和谐周边建设。胡锦涛主席访问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元首会议,进一步巩固了中俄战略协作关系,加强了同中亚国家的合作;访问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积极推进中国与两国及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温家宝总理访朝,努力推进半岛无核化,缓解朝半岛紧张气氛。接近年底,习近平副主席访问日本、韩国、柬埔寨和缅甸,增进了中日、中韩互信关系,加强了同东南亚国家的友谊。国防部长梁光烈访日,使因多种原因而停滞不前的两军关系有所突破。中国积极参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在阿富汗问题特别国际会议上,宣布将对阿提供的优惠出口买方信贷转为无偿援助,与周边国家共同打击恐怖主义、毒品走私和有组织犯罪。

但是,周边不和谐因素仍将长期存在,维持周边安全任重道远。朝核问题诱发地区紧张局势短期难以改善,朝核后危机时代的安全变局需要未雨绸缪。奥巴马政府对阿富汗新的增兵计划将激化阿国内极端势力,阿富汗问题伊拉克化趋势日渐显现。奥巴马新阿-巴战略继续使巴基斯坦陷入美国反恐战争泥潭,南亚局势仍将动荡。美国对缅甸兴趣骤然升温,抛弃政权更迭论而代之以政权利用论,试图在东南亚打入新的战略楔子。南海局势虽具有一定的可控性,但区域外国家的涉足影响不容低估。中国处于一对多的情况,且属于大国与小国之争,容易引起国际误解。周边安全变数增多,增信释疑、培育安全认同的任务依然艰巨。(来源:半月谈)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