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停牌163个交易日背后 浔兴股份晋江“往事”

时间:2018-07-14 07:27来源:股市分析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请问公司到底有没有具体复牌计划?难道要一直这样拖下去?”

  7月4日,有小股东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抛出了疑问。然而,一个礼拜后,浔兴股份(002098,股吧)(002098.SZ)复牌仍然遥遥无期,至今停牌163个交易日。

  勾勒一个简单的时间脉络,从2016年转让控股权,变更实际控制人之后,浔兴股份就开始了一系列动作: 2017年以10亿元收购新三板公司价之链65%股权,短暂复牌后,2017年11月中旬,筹备重大资产收购而停牌后,浔兴股份在2018年1月突然改了主意,将收购方案变更为12亿元剥离起家的拉链业务。

  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背后,“拉链巨头”浔兴股份还记得它的晋江“往事”吗?

  晋江“往事”

  熟悉浔兴股份的投资人或许还记得,2016年11月14日复牌,浔兴股份连续6天涨停,股价从12元冲到了22元高位。

  无法知晓在交易所互动平台上询问的,是否是彼时的最高点买入……

  位于福建省晋江市的浔兴股份,拥有福建、上海、天津、东莞、成都五个生产基地,十多年来,其拉链品牌SBS的产销量一直位居国内第一、全球第二。

  故事是从2016年的一次控股权转让开始的。

  2016年11月12日,浔兴股份原大股东浔兴集团与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8950万股(占比25%)作价25亿元转让给汇泽丰,由此,汇泽丰变为浔兴股份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立军。

  彼时,汇泽丰以10亿元现金撬动了这笔25亿元的收购,定价以市值100亿元为标准,换算成股价约27.9元/股,而收购之前,浔兴股份股价仅12.6元。

  这场120%高溢价的股权转让,一度让市场非常兴奋,也引发了股价飙升的一幕。

  此后,浔兴股份的股价从未超越2016年11月20日22.48元的历史记录,在2017年开年的几个月内,一路下跌至14元低位。

  就在股价低位徘徊的过程中,2017年7月22日,浔兴股份推出了一次重大资产收购,这一次,其将目光瞄向了新三板公司价之链,以10.14亿元现金收购甘情操等21名股东持有的价之链65%的股权。

  2017年7月24日复牌当天,其收获0.14%的微弱涨幅,此后股价徘徊在15元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价之链拥有多年的亚马逊平台运营经验,产品主要通过亚马逊平台销往美国、欧洲、日本等地。

  作为专注B2C领域的跨境出口电商,价之链交易方给出了2017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2.5亿元的业绩承诺。

  不过,2017年年报显示,价之链当年净利润仅9796万元。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C.CN)监测数据,2017中国跨境电商整体交易规模(含零售及B2B)达7.6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20.63%。

  7月13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张周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价之链在跨境出口电商中还算相对优质的标的,不过从行业角度来看,大量的竞争者涌入瓜分市场,流量获取成本的提高,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

  伴随这一收购,浔兴股份的资产负债率由2016年的22.71%升高至2017年的56.44%,不过其强调, “虽然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有较大幅度提高,但依靠其拉链业务充裕的现金流,可逐步将资产负债率下降至合理低水平”,将以“拉链业务与跨境电商(出口)零售业务双主业并举”。

  剥离起家业务?

  然而,话刚落地,到了2018年,浔兴股份却决定剥离起家的拉链业务。

  因拟筹划对外投资事项,浔兴股份在2017年11月13日停牌,随后将对外投资事项变更为出售资产事项。

  2018年5月11日的交易预案显示,浔兴股份拟向浔兴集团出售拉链业务及其相关资产和负债,标的资产包括晋江浔兴、浔兴国际、天津浔兴、成都浔兴、东莞浔兴100%股权以及上海浔兴75%股权、晋江农商行0.92%股权,该交易预估12亿元,采用现金支付。

  预案也显示,2016年-2017年,浔兴股份拟出售标的营收分别为11.7亿元、14.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8亿元、1.01亿元,对应上市公司营收占比100%和76.59%。

  这一方案出炉后,随即遭到了不少小股东的质疑。

  “马上就抱着此股过第二个春节,2016年双十一公告一年不改变主营业务,2017年双十一迫不及待停牌,请问卖掉拉链后的价值投资的主营业务是什么?”有小股东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言辞犀利。

  深交所5月17日的问询函也是一针见血,“浔兴集团向汇泽丰转让其所持25%股权、公司向甘情操等21名股东收购价之链65%股权,以及公司向浔兴集团出售拉链业务三项交易是否为一揽子交易安排,是否存在其他补充协议或利益安排?”

  那么,对于拉链业务这块“现金奶牛”,浔兴股份为何说放手就放手呢?

  浔兴股份给出的理由是,“近年来,受到全球经济增长不明朗等宏观因素影响,国内纺织服装加工行业持续低迷,服装加工厂向东南亚转移,行业洗牌力度加大,且国内传统制造业也在转型升级的阶段”,因此,置出拉链业务资产,专注跨境电商业务,加快公司转型升级。

  不过,坚定看好这笔买卖的同时,5月10日的浔兴股份董事会却审议通过了《暂不召开本次重大资产出售股东大会的决议》。

  要知道,交易预案中注明“2018年5月10日,浔兴股份与浔兴集团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资产出售协议》,该等协议已载明:本次交易获得上市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浔兴集团股东会审批通过,交易合同即应生效。”

  此外,截至7月14日,对于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浔兴股份已经延期七次,至今仍未给出答复。

  对于迟迟未复牌一事,7月11日,浔兴股份证券事务部人士如此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重大资产重组涉及的审计、评估报告有些事项尚需核查落实,公司正在抓紧协调,争取尽快复牌,具体时间没有办法确定。”

  不过,一位小股东的看法或许提供了一些思路。

  “价之链公司仅有65%的股份,且净利润体量不大,公司拉链业务虽然发展较慢,但现金流强劲,利润也很客观,如果单纯出售资产不收购价值链剩余股份或其他跨境电商的话,恐怕难以支撑现在的市值,大股东质押也容易爆仓,请三思”。

  截至2018年一季报,浔兴股份控股股东汇泽丰所持8950万股,股权质押率高达100%。

  耐人寻味的是,在浔兴股份停牌的163个交易日内,同期沪深300跌幅达-15.34%,如果该交易方案无法顺利达成,可以预想到其复牌后股价跌跌不休的情形。

  7月11日,上海一家券商市场研究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多公司选择停牌,是因为怕证监会因为股价异动而调查。”

  相比于浔兴股份的长期停牌,更值得玩味的是东方新星(002755,股吧)(002755.SZ)的做法。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