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斯达股份产销情况混乱,“吃亏”的采购让人大惑不解

时间:2018-11-10 16:47来源:www.101pfb.com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作为一家半导体生产企业,斯达股份的财务情况是让人质疑的,不仅产销情况与库存实际变化并不相符,且与之相关的营业收入也有虚增的可能,而报告期内连续多次出现多付款少拿货的“吃亏”采购行为,让人大惑不解。

  近日,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斯达股份”)发布了招股说明(申报稿),拟在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新股,募集资金约8.2亿元投入到“新能源汽车用IGBT 模块扩产项目”等4个项目中。

  分析该份招股书,《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产销情况与库存实际变化并不相符,与此相关的营业收入也有虚增的嫌疑,更让人奇怪的是,斯达股份在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8年1~6月)还连续出现了多付款少拿货的“吃亏”采购现象。种种异常,值得警惕。

  奇怪的产销率

  招股书披露,斯达股份主要产品是IGBT模块,报告期内产销率分别是71%、88%、89%和97%,均未达到100%,如此说明报告期内每一年都会有一定的产品未能销售出去,从而导致期末存货中库存商品金额有所增加。奇怪的是,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数据中库存商品在2016年年末、2017年年末和2018年6月末却是两增一减,分别减少3172.63万元、增加952.07万元和减少1117万元,这样的金额变化明显是异于同期产销率变化的。

  2016年,斯达股份的产销率为88%,这意味着销量是小于产量的,可实际上其产量是165万个,而销量竟然为181万个(如表1所示),销量大于产量16万个,显然这是一个矛盾的现象。

  招股书中,斯达股份并未披露库存商品的具体成本情况,但根据原材料、直接人工与制造费用构成的主营业务成本及销量,我们由2016年21792.90万元的主营业务成本与销量181万个核算出,这年的单位成本大概是每个120.40元,进而测算出产销差形成的16万个产品差额的成本为1926.44万元,理论上,2016年库存商品相较上一年末将减少1926.44万元才合理。

  可实际上,从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金额变化来看,2016年年末库存商品为2864.44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的6037.07万元减少了3172.63万元,很显然,这与根据产销情况测算出来的库存减少1926.44万元是不相符的,两个数据间相差了1246.19万元。

  若不考虑2016年产销数据影响,仅单独考虑2017年年末库存商品变化,仍可看到其相比于上一年年末是增加的,这和该公司这一年89%的产销率在趋势上是相符的,可若考虑库存商品金额的变化,则与产销情况又不匹配了。

  2017年,斯达股份产量比销量多出16万个,根据主营业务成本31085.33万元及销量263万个测算出的单位成本为每个118.20元,由此可推算出这年年末库存商品理论上要比上一年年末增加1891.12万元。可实际上,招股书披露的库存商品3816.51万元仅比上年增加了952.07万元,与产销情况得出的结果差了939.05万元。

  同样的分析方法,《红周刊》记者也发现2018年1~6月份也出现了758.60万元的差异。

  综合上述,报告期内斯达股份的产销情况与库存变化存在大额差异,而产销率与库存商品变化之间也不能合理匹配,这种奇怪的现象不仅仅是产销信息是否可信的问题,其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混乱的现金流量

  我们知道,产销数据匹配的异常往往关系着营业收入数据的可信度。而根据一般财务数据的勾稽原理,《红周刊》记者进一步分析发现,斯达股份的营业收入、应收款项、现金流量在勾稽关系上确实很“混乱”。

  2017年,斯达股份营业收入为44863.33万元,其中,国内收入占91.37%(如表2所示),国外收入只占少部分。考虑到国内收入部分需计算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因此,这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51831.91万元。根据财务勾稽原理,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之中应有相应的现金流量、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等数据与之对应,形成合理的匹配关系,否则营业收入的可信度就大打折扣。

  在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9788.90万元,坏账准备有1117.66万元,由此可得知,这一年应收款项的年末余额为20906.5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相比,新增了1744.89万元,这是当年含税营收中没有形成现金流量流入的部分。

  在剔除应收款项的增加额后,含税收入余下的50087.02万元理论上应该全部形成现金流量流入才对。然而,这一年现金流量表却显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为44940.90万元,显然,与理论现金流入金额差了5146.13万元。那么,这个差异是否因预收款项发生变动影响的呢?即这一年预收款项将减少5146.13万元。

  事实上,2017年年末预收款项只有227.6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的预收款项131.53万元相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略微增加了96.13万元。在一增一减对冲后,公司存在了5242.26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入情况。

  招股书还显示,在2017年应收票据当中,公司存在10067.75万元票据背书转让金额,可若考虑这项金额,则上述5242.26万元含税收入不但没有虚增,反而有了4825.49万元的应收款项或现金流入找不到相对应的含税营业收入。

  除了2017年营收方面财务数据混乱,2016年和2018年1~6月份的现金流量数据同样是十分混乱的。

  2016年,由斯达股份30624.50万元的营业收入与国内收入部分所含增值税可推算出这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5406.88万元。其中,以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形式支持的只有3202.52万元,其余的32204.37万元理论上应该就是相应的现金流量流入。

  但是,2016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只有30747.02万元,在对冲预收款项增加的104.42万元之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只有30642.59万元。显然,这一金额与理论值32204.37万元相比存在1561.78万元差距,即有1561.78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形成应收款项债权,也没有形成现金流量流入。当然,若考虑到当年还存在4476.26万元票据背书转让的影响,则反过来又出现2914.48万元的新增应收款项或现金流量得不到含税收入的匹配。

  2018年1~6月,同样的方法分析可知,公司也存在1671.09万元到1977.60万元(根据新旧增值税税率16%和17%估算)的新增经营性债权或现金流量无法对应含税营业收入的情况。

  “吃亏”的采购

  招股书披露,斯达股份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包括IGBT芯片、快恢复二极管芯片等其他半导体芯片、DBC板、散热基板、其他材料等。其2017年各类原材料采购金额合计有32995.66万元(如表3),考虑到采购过程中应计算17%增值税进项税额,则这年的原材料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38604.92万元。在这样的采购规模之下,必然形成相应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出或者承担相应的应付账款等新增经营性负债。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