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快递 >

“坏杠杆”要去 “好杠杆”该加还是要加

时间:2018-08-11 17:03来源:www.101pfb.com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原标题:“坏杠杆”要去 “好杠杆”该加还是要加)

4月2号,中央财经委员会提到“结构性去杠杆”,但最近的政策表态,已经从“去杠杆”变为“稳杠杆”。那么,杠杆还要不要去?近期的政策是否意味着,又要来一轮“加杠杆”?

4月底资管新规落地之后,5月和6月是去杠杆的高峰期,企业的日子比较难过,都表示缺钱。所以,央行和财政部互怼,央行认为财政政策还不够积极,一个是税收增速远高于GDP增速,而且财政赤字率还下降了,没有达到两会设定的3%的目标。还有一点,央行觉得财政部应该向银行注资,不然企业的流动性都要出问题,积极的财政政策,最终都需要银行来支持,银行资本金不足,根本没法配合。从近期的动态来看,政策已经对此做出反应。

宏观政策调整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看到,财政政策可以说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领,比如投资2700亿的川藏铁路正式开工。积极的财政需要货币政策配合,所以央行的货币政策定调,也变为“保持中性,且松紧适度”。随后,央行在上周利用MLF向市场投放5020亿人民币,加大支持城投和民营、小微企业。可见,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性再加强,政策转向已经明确。但是另一方面,去杠杆仍在继续。8月8号,国家发改委等5部门联合发文,推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参与债转股,区分不同行业和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红线,推动企业去杠杆。所以,未来的政策动态就是在稳杠杆的情况下结构性去杠杆。

宏观杠杆率变化

M2/GDP与非金融部门总债务/GDP这两个指标,均可用来衡量一个经济体的宏观杠杆率,分母相同,但分子不同。M2的主体为银行存款。根据货币内生创造机制——贷款创造存款,存款与银行信贷是等价的,但其前提条件是不存在金融脱媒。在存在金融脱媒的情况下,商业银行通过资产转换,如将传统贷款转换为同业拆放、信托贷款、应收款项和证券投资,存款与贷款就会出现背离。非金融部门总债务,相当于广义的存量社会融资规模,是流动性的归宿,除了银行信贷、还包括直接融资、信托融资和广义基金等。对中国而言,银行仍然是主要的金融机构,M2与非金融部门总债务的交集的主体就是银行信贷。那么,M2/GDP与非金融部门总债务/GDP的剪刀差,即可视为金融脱媒的程度,也可看作影子银行活动的规模。

另一方面,这两个指标的倒数,可以看作债务产出效率。如GDP/非金融部门总债务,可以看作实体经济部门每一块钱债务的总产出,GDP/M2表示一单位广义货币的总产出。指标上升就表示债务产出效率在提高,反之则在下降。那么,非金融部门总债务/GDP在下降时,就表示债务产出效率在提高。

右图用这两个宏观杠杆率指标的走势及其趋势对比,将21世纪前20年的中国经济走势分为3个时代——“黄金时代”、“镀金时代”和“至暗时刻”。

自2001年底加入WTO以来,开放叠加改革的双引擎,助力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其中,2003年第三季度到2008年第四季度的这5年时间,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如图所示,两个宏观杠杆率指标同步下行,债务产出率不断提高。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期,非金融部门总债务/GDP位于M2/GDP上方,这一点在2009-2011年“4万亿”时期出现了反转。

考虑到市场自发出清可能引发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中国于2008年11月推出了“4万亿”财政刺激计划,目的在于扩大内需,以应对外需的急剧萎缩。由于资金来源的主体是银行信贷,所以,从右图可以看出,2009-2011年,两个宏观杠杆率指标的走势基本重合,上升速度也是最快的。逻辑是,银行信贷一方面对应着实体部门的负债;另一方面,基于“贷款创造存款”的原理,信贷回流银行,形成银行的负债——存款。所以,二者走势高度重合。这说明,资金仍留在表内,并未出现金融脱媒。但2011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中国式的“影子银行”。

去杠杆三部曲

中国去杠杆实际上经历了三部曲:稳杠杆、移杠杆和去杠杆。稳杠杆的方式是“堵”,移杠杆的方式是“疏”,去杠杆的方式是“破”。体现在政策层面,首先是2016年国庆期间全国各地出台的房地产限购、限贷等政策,意在“堵”杠杆资金的去向,防止房地产泡沫愈演愈烈;其次是央行自2017年元旦开始利用结构性工具引导金融市场利率上行、降低调节频率,意在提高期限错配成本,降低风险偏好,也是一种“堵”;其三,金融监管层层加码。设立金稳委,作为金融监管的协调机构,搭建统一监管框架,排除监管盲区,防止政策不对称导致的监管套利。在完善监管的基础上,监管层发布“资管新规”,直指大资管行业“百万亿”资金,强力破刚兑、去嵌套,这是在“疏”。我们认为这是打中了影子银行的“七寸”,银行理财和券商资管都将面临整顿。至此,金融整顿针对的是金融市场上由于资金链叠加形成的杠杆。金融市场流动性的收缩,必然会引起实体融资成本的高企,可能与实体去杠杆是背道而驰的。

区分好杠杆与坏杠杆

当前的政策困境在于,首先要区分“好杠杆”与“坏杠杆”;其次,如何把“坏杠杆”去掉?中央财经委于4月2号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提出了“结构性去杠杆”的概念和思路(但在理论界和政策的实际运用中,要更早一些),明确将国有企业中的“僵尸企业”列为重点,另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如图所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非金融部门总债务/GDP的指标已经开始企稳。但M2/GDP指标最早在2016年三季度就开始以较快的速度回落,二者的剪刀差反而呈现不断拉大的趋势。直观的解释就是,银行信贷下降速度超过了非信贷类债务。这一点也可从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下行得到证明。由于BIS的数据只更新到2017年三季度,有一定的滞后性。结合当前金融监管和去杠杆政策,我们认为,政策意图是要使得剪刀差会不断收窄,而且正在逐步实现。原因在于,自2017年7月开始,社会融资存量和增量的同比增速均以较快速度下行,其中存量同比增速至今一直位于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下方,这说明非信贷类融资规模正在逐步收缩。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