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中美LP争抢份额 礼来亚洲及济峰资本两只医疗基金的成功样本

时间:2018-11-10 12:09来源:www.101pfb.com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中美LP争抢份额 礼来亚洲及济峰资本两只医疗基金的成功样本

几乎能够有渠道走出去的投资机构,如今都挤破了头来募集美元基金,大家扎根香港,寻找一切可能募资。

新的GP几乎每天出现,每天在敲美元LP的门,尤其是中国,当2018年募资难开始的时候,募集美元更是成为很多人的希望。

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香港,维多利亚港口,IFC的大堂当中,经常看到来自大陆的人成批进出。

“几乎能够有渠道走出去的投资机构,如今都挤破了头来募集美元基金,大家扎根香港,寻找一切可能募资。”某美元基金LP告诉GPLP君,如今他们的工作量是去年的三倍,有点喘不过气来。

甚至某知名基金为了募资美元基金,专门几百万挖了一个美元机构的人来负责募资,然而,走访了一圈之后,结果该知名基金的负责人垂头丧气。

“听说该负责人此前不过是做行政的,在我们圈子里好像都成为了笑话。”该LP告诉GPLP君。

然而另外方面,同样在维多利亚港旁边的写字楼当中,一些顶级基金的创始人表情份外为难,原来,他们基金募资份额认购踊跃,基金创始人绞尽脑汁在想如何委婉的拒绝一些找上门来的LP。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中美LP的差异

投资永远是一个二八原则。

挑剔的美元LP更是如此,深谙其中道理。

而且,客观来说,相对于人民币基金来讲,美元LP普遍要求较高而且要求很多,几乎这些来自中国大陆的LP很难满足要求。

比如,在中国的人民币基金当中,大部分人民币基金都是坐拥PRE-IPO的制度性红利或者其他机会型投资而存在,然而,对于这种模式,几乎难以打动美元LP,甚至被他们所厌恶。

在美元LP心目当中,他们高度强调专业度,以及基金创始人的视野及能力。

为啥,作为长期价值型投资者,他们很难理解这种短期政策或者制度红利,如果中国的政策发生了变化,他们该如何应对这些投资风险?

反而是如果锁定住基金创始人,筛选出一些具有卓越能力的投资人,那么,他们则可以享受长期的投资收益,事实上,风险投资正是一个长期投资,美元LP投资的时间高达10年,他们如何不谨慎?

再比如,很多中国的GP都喜欢讲宏观经济,经常在募资BP或者路演现场,大讲产业政策及中国的宏观走势,比如十八大,口中不断SAFE(外管局)、SASAC(国资委)、CDRC(发改委)、CSRC(证监会),然而,对于这些词语,很多美元LP根本摸不到头脑,这就打消了他们的例行提问,而按照美元LP的募资流程,没有这些例行提问,他们根本无法进行投资,而且如果事后补充的话,对不起,LP爸爸没有这么多机会给你。

作为LP爸爸,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一样被大量的人簇拥,他们实在忙的很,时间宝贵,能入他们的法眼,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最后,碰到国外LP可能会敏感的问题,比如你除了美元基金另外还有好几支人民币基金,或者你除了基金的投资还有一些个人的天使投资,如何平衡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利益?

在这些现实问题之下,很多人民币基金折戟而返,然而,同样难题之下,礼来亚洲和济峰资本却同时获得美元LP及人民币LP的同时认购。

美元LP和人民币LP争相认购 礼来亚洲和济峰资本凭什么?

“我觉得很多中国的GP相对比国外GP要显得激进,或者心态更浮躁一些。管理太多的资金,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匹配,从长期来讲会造成基金业绩回报不好。”关于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同时并存,某LP曾经公开表示说。

于是,在此背景之下,很多人民币基金募资美元折戟而返。

然而,却也有极少一部分人民币基金闯关成功,成功获得美元LP和人民币LP的认可。

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让我们随GPLP君观察一下同时受到人民币LP和美元LP认可的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礼来亚洲基金和济峰资本是为数不多的同时受到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

2017年8月17日,礼来亚洲宣布,基金完成成立以来第四支以中国/亚洲生命科学为重点的基金,融资总额4.5亿美元,新基金名称为LAV Biosciences Fund IV,仅用了两个月就达到上限,被大幅超额认购。

据参与其中的LP告诉GPLP君,礼来亚洲的基金认购非常踊跃,他们甚至都差点没有抢到份额。

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LAV)成立于2008年,专注于亚洲尤其是中国生物医药、生物技术和动物保健领域,礼来亚洲创始人及管理人为施毅,杜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在美国礼来公司(Eli Lilly and Company)工作了六年多,正是他,将礼来亚洲基金带入中国,并且在中国逐步发展壮大。

资料显示,礼来亚洲基金管理着3支美元基金和2支人民币基金,2017年是第四期基金。

能够同时获得美元LP及人民币LP的认可,礼来亚洲是如何做到的呢?

“这跟礼来亚洲的使命有关,诞生以来,礼来亚洲基金致力于发掘并帮助其成长为细分领域内的行业标杆乃至全球具有影响力的伟大企业,与此同时,为员工和投资人赢得丰厚的回报。”该LP透露给GPLP君说。

另外一家医疗基金济峰资本(英文名称为LYFE Capital,简称LYFE)也同样如此。

公开资料显示,济峰资本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投资医疗健康领域的风险投资机构,主要投资中美两地高质量和高成长的医疗企业,迄今为止,济峰资本分别管理了5亿的美元基金和14.5亿的人民币基金,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为赵晋,他是维梧资本在中国第一位管理合伙人,当然,与礼来亚洲相似,他将维梧资本带入了中国,并且将其发展壮大,在此之前,他是摩立特集团 (Monitor Group) 的高级咨询顾问,专注于生命科学领域。

不过,与此不同的是,此后,他与原IDG合伙人余征坤一起创立了济峰资本。

2017年5月31日,济峰资本宣布完成第二期基金募集,其中的2.888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一支结束承诺出资的9亿人民币的平行人民币基金,投资方包括美国、欧洲以及澳大利亚的顶尖养老基金、大学基金、金融机构、家族基金和专业母基金。

济峰资本是如何做到的?

除了跟管理团队出身顶级投资机构,符合美元LP挑剔的投资眼光之外,这还跟济峰资本的投资策略及一期基金的投资业绩有关,换一个角度来讲,这一点与礼来亚洲有异曲同工之妙。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