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北信瑞丰资管踩雷星河互联 PE退出难困扰业界

时间:2018-11-10 16:51来源:www.101pfb.com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IPO寒冬下,瞄准IPO/并购的私募股权基金退出越来越难。记者获悉,北信瑞丰资管子公司于2015年发行的北信瑞丰资产盛世星河1号资管计划到期后就无法赎回。该资产计划投资于知名资本玩家徐茂栋控制下的星河互联,原本预计在2016年前挂牌新三板或被上市公司并购实现退出,但对赌失败,导致无法退出。

  尽管发行方为北信瑞丰资管子公司,但管理权却被委托给了盛世景投资。记者发现,两家公司位于同一栋办公楼内。目前盛世景已将徐茂栋等对赌对手方告上法庭,北信瑞丰也向投资者提出,要么接受展期、要么终止资管计划。

  盛世星河1号也是前几年PE“大跃进”、如今退出难的缩影。在A股IPO和定增双双缩水的情况下,早年高估值拿的项目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大部分资质平庸的企业指望借科创板解套并不容易。

  北信瑞丰资管踩雷星河互联

  IPO寒冬下,曾经如火如荼的Pre-IPO基金面临的到期退出压力越来越大。近期,有北信瑞丰资产盛世星河1号资管计划的投资人向《红周刊》记者爆料,该产品已经到期,但却无法退出。

  记者获得的《基金管理合同》显示,北信瑞丰资产盛世星河1号资管计划投向盛世圣金(有限合伙),后者以增资扩股+老股转让的形式投向星河互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基金业协会显示,盛世星河1号备案于2015年10月。星河互联投前估值为100亿,如按照2016年预期利润计算,相当于9.52倍市盈率。具体来说,《管理合同》如下描述:“本资产管理计划将投资于深圳前海盛世圣金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作为LP出资人,深圳前海盛世圣金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将全部投资于北京星河互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未上市股权。”报酬方面,北信瑞丰资管一次性收取5%的管理费+20%的业绩分成。

  星河互联的主营业务为“基于核心平台规模化创建互联网企业的互联网孵化企业”,公司2013-2015年1-8月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3.40亿元、7.62亿元,预计2015-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7.5亿元、10.5亿元、13.5亿元、17亿元。围绕着未来业绩和能否上市,双方展开对赌:“(星河互联)承诺2015年经审计的扣非税后净利润需达到该年预测净利润10.5亿元的60%,若未完成业绩承诺,则原股东的一方或多方将进行股权赔偿或现金赔偿。如公司2016年12月31日前未完成新三板或其他全国性转让系统挂牌或被上市公司收购,由控股股东按10%单利年利率予以回购。”

  盛世星河1号发行之初,也曾给投资人带来不小的希望。2015年12月,上市公司希努尔(002485,股吧)公告称,拟通过增发+现金的方式收购星河互联100%股权,交易对价高达110亿元。当时盛世景曾评估,“如此次交易按照初步方案顺利实施,本基金将获得现金对价5281.55万元,并持有上市公司288.41万股”。

  希努尔的此次跨界并购也引发了舆论和监管层的质疑,交易所也多次就此下达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方面就此次重组是否构成借壳、星河互联是否估值过高、业绩承诺是否可靠等问题做作出解释。2016年4月,希努尔公告终止此次重组。此后,星河互联也未能在承诺的2016年年底前挂牌新三板。到今年8月,盛世星河1号的3年存续期到期但仍未能退出,引爆盛世星河1号的退出矛盾。

  盛世星河1号的困境并非个案。以IPO/并购为主要退出渠道的私募股权基金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Wind数据显示,2015-2017年股权融资总规模分别为1.61万亿元、2.11万亿元、1.72万亿元,但今年截至11月上旬的这一数字仅有1.07万亿。另一边,私募股权基金仍然保持扩张势头。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股权基金+创投基金的管理规模从去年12月的7.09万亿元增至今年9月的8.35万亿。韬韫投资总经理张润评论称,“依托于IPO退出会越来越难,也不可能是主流退出渠道”,投资失败、亏损收场甚至无法退出的现象也愈加普遍。

  “画大饼”式募资,复杂的投顾关系

  记者在盛世星河1号的《合同》中发现,该产品的基金经理为时任北信瑞丰高级研究员的李智敏(现任北信瑞丰基金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李2005年以博士学位毕业于清华大学,2013年参与筹建并于2015年加入北信瑞丰资管公司。

  尽管合同中约定的基金经理为李智敏,但日常的项目负责人另有其人。10月29日,记者跟随多位投资人来到北信瑞丰资管的办公室后才发现,负责盛世星河1号运作的项目经理是另一位赵姓女士,与投资者现场沟通也由其主导,但合同上并未写出这一点。

  实际上,北信瑞丰资管更多扮演了一个类似通道的角色。《合同》中约定,资管计划的实际管理被委托给北京盛世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作为投顾,收取1%的固定投顾费用。但有投资者认为盛世景并没有尽职尽责。“2016年星河互联未能上市或挂牌,已经对赌失败,盛世景本可以按合同约定要求徐茂栋回购股份,但盛世景却没有这么做,坐失良机。”

  巧合的是,北信瑞丰不仅在业务上关系密切,地理空间上也更加“亲密”。记者注意到,北信瑞丰和盛世景的办公室均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主语国际大厦,盛世景位于9层,北信瑞丰资管子公司位于3层。盛世星河1号的项目负责人赵女士表示,出现退出问题后,平均一周到半个月与盛世景作一次深入的沟通。

  作为实际的管理者,盛世景对星河互联以及公司实控人徐茂栋不乏溢美之词。一份写于2015年9月的《星河互联投资建议书》显示,盛世景将星河互联定义为比腾讯更开放、更为优秀的“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创业平台”,公司2012-2014年净利复合增长率达218%。尽管私募基金相关管理法规禁止在销售过程中使用“预期收益”等字眼,不过在这份PPT中,盛世景依据星河互联2016-2018年的承诺净利润估算,星河互联如上市成功,2016-2018年的市值有望达到420亿元、540亿元、680亿元(参考当时腾讯控股41.4倍的PE),盛世星河1号的浮盈将达到117%。

  星河互联的核心人物是董事长徐茂栋、CEO傅淼,二人都是山东东营人。作为星河互联“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自2014年起来,徐茂栋主导先后拿下了天马股份(002122,股吧)、步森股份(002569,股吧)的控制权,主导了巨龙管业(002619,股吧)的资产重组、将徐孵化的网游公司艾格拉斯作价25亿卖给前者,并创办了团购网站窝窝团并促成其在美上市。

  凡是徐茂栋参与运作的公司,期初股价均有上佳表现。2014年主导巨龙管业的重组方案,其后巨龙管业股价从停牌前的2元多最高涨至2016年的15元;2016年,徐茂栋接盘天马股份后,上市公司股价从6元左右最高涨至15元;同年徐还拿下了步森股份的大股东地位,在股权转让概念的加身下,股价也成功翻番。但之后却都一地鸡毛,目前艾格拉斯股价已不足高位时的1/4,天马股份被披星戴帽,步森股份股价也从高点58元以上跌至目前的11元左右,徐茂栋则早在2017年年底股价尚在高位时套现走人、获利1.6亿元。

  PE退出难困扰业界

  管理人、投资者、投顾三方博弈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