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俱乐部是一个很大的人脉圈子,我们全国500个会员,基本都是企业

时间:2018-09-16 14:41来源:www.lovexs.com 作者:admin 点击:

《望东方周刊》记者米艾尼、特约专稿曹金龙 | 北京报道

最近一次超级跑车成为街头热词是因为郭美美。

“尽管英国的汽车杂志《Car》在1960 年代中期使得supercar这个术语正式进入了现代汽车辞典,但他们不是最早使用这个词的。这个术语最初出现在关于老爷车Ensign Six 的一则广告里——那是在更遥远的1920年代。”这是百度百科对超级跑车的定义。

除了郭美美,拥有超级跑车的到底是群怎样的富人?这段网络定义完全不能满足公众的好奇。

北京SCC超跑俱乐部主创人张宽用北京人特有的幽默语调对《望东方周刊》说:“开到街上飙车的,绝对不是真正有钱人,他们开的也不是最好的跑车。真正的好车,都在自己家别墅供着呢,真正玩儿车的,都在地下藏着呢。”

“现在社会舆论一边倒地对富人及‘富二代’的羡慕嫉妒恨,让玩儿超级跑车的人压力很大啊。” 张宽说。

400万~500万的跑车最“好卖”

今年32岁的张宽说自己属于自主创业型的跑车爱好者。

“车对男人的吸引是与生俱来的,我小时候对跑车就很喜欢,但我不是一个发烧级的跑车爱好者,1994年我才第一次在电影《红番区》里看到真的兰博基尼。”

1998年,他买的第一辆车是桑塔纳。2007年底,生意上顺风顺水的他买了法拉利。“如果你开的是世界顶级的跑车,你就会特别想找一些人和你分享,但是法拉利当时在中国没有车友会。

他在一些豪车网上的群里找到了志趣相投的朋友,商量组织一个车友会性质的超级跑车俱乐部。13辆超级跑车很快聚集,“我们开始就是想找人一块玩儿,完全没有想到北京有超级跑车的人这么多,这才发现很多人是怕招惹是非低调的潜水呢。”张宽说。

目前SCC已经在全国有500多会员,人数还在增长,“我们一直在提高入会门槛,刚开始入宝马M3就可以入会,现在是保时捷 911起。”

张宽说,像他这样白手起家的跑车爱好者大概占超级跑车拥有者的30%左右,“在我看来,我只是把别人投资房产的钱拿来买跑车了,而且限量款的跑车是可以升值的,买辆超级跑车并不像人们想得这么费劲。”

按照他的解释,在中国120万~130万就可以买一辆最便宜的“超跑”,卖得最好的是400万~500万的车,比如法拉利和兰博基尼。 

“S级会员不在乎钱,只要能玩得开心”

根据超跑俱乐部的会员资料分析,玩跑车的以年轻人为主,80后占70%, 70后占29%,60后占1%。

“80后玩车的差不多在30岁左右,都是所谓的新贵,富二代也有,年龄主要集中在28到33岁之间。”

这和国外的情况有所不同。张宽在2010年底曾组织会员去摩纳哥观看F1比赛,在那里的ACM超跑俱乐部他发现,“欧洲玩儿车的都是老头子”。

“ACM这个俱乐部有100多年历史,会员里有不少是贵族,有很多家族资产的人,他们从年轻时候就开始玩儿跑车一直到老。 成为他们的会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很多欧洲的巨富都想入会,但门槛很高。”

2006年成立的中国首家漂移俱乐部创始人赵宇告诉《了望东方周刊》,俱乐部的会员大多是20~40岁之间的成功人士,当然也有一些家里比较有钱的富二代,大多数还是一些公司的老总,他们平时压力比较大,周末到俱乐部开车玩漂移也主要是为了缓解压力放松心情。

赵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男孩,长长的头发染成了黄色,因为天气比较热他光着上身,像个叛逆的年轻人一样身上刻着文身。

他说,他们的入会标准是A级会员年会费20000元,主要是喜爱赛车漂移运动而经济收入不很高的人群,他们可以参加俱乐部举行的赛车漂移和一些聚会活动。B级会员年会费100000元,这些会员可以接受俱乐部赛车漂移的培训以及赛车的保养等。

“S级会员是俱乐部的终身会员,年会费300000元,他们有专门的停车位和休息的小木屋,湖边的木屋就是为他们建造的,有服务人员每天为他们打扫收拾房间。”赵宇介绍。

赵宇说,“S级会员不在乎钱,只要能玩得开心,他们喜欢开世界最前沿的跑车,很多人都拥有玛莎拉蒂、法拉利,阿斯顿马丁等世界一流的跑车”。

张宽说,很少有人拿跑车当代步工具,实用价值不高。凡是有跑车的人,一般都不是只有一辆车。

“很多超跑车主都有其他的代步车, 超跑可以说是他们的玩具,也是他们交际的方式,是体现自己价值的方法。”上海Unique Motorsport创始人俞波告诉《了望东方周刊》。“有人收藏古董,有人喜欢钓鱼,而我们喜欢开跑车感受速度和激情,从这个层面说,跑车是一件奢侈品,也是一件艺术品。”

超跑会员怎么活动

张宽说,他们偶尔会组织会员去郊外玩,但是基本还是在赛道玩,“毕竟谁也不想看到飙车撞人。”

“我们的任务是引导大家去正确的地方飙车,北京比较大的赛道就是朝阳区金盏乡的金港赛车场,小的就多了。”张宽他们一般两周活动一次。

赵宇的俱乐部,就建在金港赛车场里面,打开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排经过改装的赛车,院子里还有一波湖水,湖边是一排小木屋。

赵宇说,“俱乐部不是每次会员来了就去赛车的,他们是漂移爱好者但同时到俱乐部也是为了放松。我们有时候会组织会员出去聚餐或者一起在湖里开快艇,有时也会组织大家一起到外面玩车,找一个大型的停车场或另外的一些赛场。我们从不在公路上玩车,因为玩漂移的车不能上路,都是经过改装的赛车,这样也是为了会员的安全着想。”

“现在俱乐部有汽车漂移,还有可以在湖里玩的快艇,将来还想开展一种空中项目,让会员不仅可以在地上玩、水上玩,还可以玩空中游戏。” 赵宇说。

Unique Motorsport在今年5月刚刚在上海赛车场主办了SIC CLUB CHALLENGE’11中国超跑嘉年华,这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顶级超跑盛会。

关于Unique Motorsport,俞波告诉本刊,“我们并不是一个超跑的CLUB,我们是一家组织活动及赛车的公司,2008年4月成立在上海,每个月都在F1赛场有TRACKDAY, 我们是F1赛场每年 5月、8月、10月系列赛的主办方之一。5月都以超跑为主,8月以正规的赛事为主,10月以明星赛为主。”

“我们并没有分类去收会员,只要是赛道的爱好者都会接触。宝马、保时捷、法拉利的车主比较多,因为这三类车比较适合赛道,其他更高品牌的客户,长期玩赛道的并不多,更多的只是平时聚会。” 俞波说。

张宽说,俱乐部里的会员很多人都有顶级摩托车、摩托艇等。他们经常会开着跑车去郊区玩这些“玩具”,或者去世界各地看F1比赛。

比起EMBA,超跑的圈子更轻松

2010年年底,因为张宽和会员们的到来,摩纳哥ACM超跑俱乐部专门空运了15辆超级跑车,在当地搞了一个顶级跑车酒会。这种阵势让张宽他们很震撼,“确实是老牌俱乐部,充满了欧洲的跑车文化。”但张宽说,外国人也很震撼,“他们根本没想到中国人这么有钱,有这么多人都拥有超级跑车。” 

俞波则认为,现在国内的购买力和国外都已经相当, 但在玩车的气氛和态度上还有进步的空间。

“这个圈子每天都有新人增加,而中国是没有汽车文化的。”张宽说,“国内的舆论环境和国外也有所不同。我们看到很多不良舆论,导致普通人对超级跑车产生误解,好像买跑车就是为了炫富。实际上这些车不仅仅是外观拉风,贵有贵的价值,吸引人们的是超级跑车品牌背后的文化。”

张宽说,在国外超跑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商业价值很大。他们也在逐渐尝试商业化运作,比如注册公司。“俱乐部是一个很大的人脉圈子,我们全国500个会员,基本都是企业老板,或者是富二代,但是10年后,这些富二代都将是大企业的领导层,这个圈子的价值不可限量。比起EMBA,超跑的圈子更轻松,玩着玩着就把合作谈妥了。和游艇、直升机等等比起来,超级跑车的门槛还是低了很多,未来的发展不可估量”。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