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深圳有特区立法权,有很大的空间,我们很希望有伟人或者官员站

时间:2018-09-16 14:39来源:www.lovexs.com 作者:admin 点击:

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不设院系……这是改革的必然,还是天方夜谭?这是大势所趋,还是自取灭亡?南方科技大学“杀出一条血路”,全国舆论哗然,赞弹之声不绝于耳。前日更有人在奥一网发帖,引述某专家力批南科大“数宗罪”。针对各方质疑,昨日南科大校长朱清时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逐一回应。

连日来,南科大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朱清时本人也被四面八方的媒体所围绕。在南科大校长办公室,一拨又一拨的媒体记者接踵而来,更多的采访提纲、采访安排被压在案头,等待这位年逾花甲、头发有些斑白,却又充满激情和魄力的老者回应。

南科大筹办已经三年多,朱清时获聘创校校长也已经一年多,很多人看到了招生说明会上朱清时的慷慨激昂,却不了解一年多来朱清时的困顿与茫然。

“深圳想一步到位,办一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学,这有错吗?对中央来说,深圳地方财政愿意拿这么多钱来为国家办一流研究型大学,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朱清时说,一年多来,他发现到处都是障碍,到处都要碰壁。

首先是教育部门的评估,最开始评估小组迟迟不来,来到现场,给予很高评价,但小组回京后又渺无音讯。一直到今年九月份,教育部终于批准南科大筹办。

“那时候我们真高兴,但后来告诉我们,筹建还不能招生,只有正式建校才可以。”朱清时一听泄了气,但又听说可以联合招生,朱清时的劲儿又来了,赶紧跑去和中科大谈,“到了最后关头,又告诉我们,联合招生只能算中科大的学籍,不能是南科大的。我们就为难了,如果我们变成中科大的培训点,那改革还有啥意义?”

一次次碰壁,让朱清时悟出一个道理:改革根本不能靠等批复。因为高教界各种陈规旧习已经上升为法律法规,修改法规需要很长的时间,而在修改之前要让教育部批准他们的改革,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就要有勇气闯出去,深圳的精神就是敢闯。这个改革有很大的风险,但我们坚决干起来。”朱清时说。

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南科大“只打雷不下雨”,越来越担心改革的势头消退,朱清时终于等不住了。12月8日,南科大正式宣布启动自主招生;12月15日,正式公布招生简章;12月18日,南科大招生咨询会吸引上千学生、家长;12月19日,南科大低调组织首批16名考生进行复试。

1 研究型大学是忽悠?教学科研并重

“研究型大学的恶果是什么呢?现在很多大学老师没有心思去上课,而是到外面拉项目、搞课题、发自己的论文,名利双收,很多老师当老板,越是院士、导师越是大老板,招来的学生学不到什么东西,给他打工……”前日,一名网友在奥一网发帖,引述深圳一名专家在某论坛上对南科大“办成一流研究型大学”目标的评论。

对此朱清时回应,该专家所说的局限于我国的现状,而国际上真正的研究型大学,所有教授都必须开课,教学、科研并重。“我们会建几十个研究所,但每个研究所都必须接收学生,我们不允许任何一个正规教授不讲课,”朱清时说,届时学生的选课情况还会成为教授评审的标准。

2 不设院系不堪设想?改变传统模式

有专家指出,南科大不设院系,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校长不可能熟悉所有的专业,也就不清楚每个专业培养人才的要求、规格等。

对此朱清时回应,南科大校长将会有八个助手,还有工学部、理学部的设置,部下面的每个研究所就像一个系,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系。而南科大在学科设置方面也有别于传统,一个研究所可能是多种学科的交叉。“说这个话的人,并没有完全理解我们的想法,有怀疑态度是自然的,等我们做起来再来看。”朱清时说。

3 权力太大导致腐败?希望教育部门监督

“南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文凭,学校的权力太大了,这就意味着监管的缺失,马上就会出现用钱来买文凭的现象。所以应让国家来慢慢改革。”还有网友质疑说。

对于这个质疑,朱清时付之一笑,“所以教育部应该来监管我们嘛。我们接受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管,如果存在卖文凭的现象,他们可以来查我们。”朱清时认为,这恰恰是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做的。而且一旦学校暗箱操作,在社会上声誉扫地,就不会有学生来报名,也吸引不到人才,学校很快就要垮掉。

4 自授学位不靠谱?会一直坚持下去

“高二拿去当实验品,文凭教育部不批,又盖不了章,谁知道将来怎么样呢?你们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当实验品吗?”还有网友说,“南科大这样做是自寻死路,报考的学子也是自寻死路,至少目前环境是这样,不能拿自己四年青春开玩笑。”

对此朱清时说,中国教育的一个怪现象,就是所有大学的学位授予权都牢牢抓在教育部手里,这是中国大学没有自主权,没有活力的重要原因。为了吸引学生、师资,高校必须千方百计取得学位授予点,一旦有了这个“铁饭碗”,学生滚滚而来。于是教育界高度泡沫化,不再衡量文凭背后有多少含金量,有多少教学、科研内涵。

“所以中国教育要改革,南科大背水一战自授学位的做法,更应该让每所大学都来做,我们就是要把学历、文凭的大锅饭打掉!”朱清时说,每个学校都应该对自己的学历、文凭负责,如果教学搞不好,培养的人才没真本事,社会不承认,学生找不到工作,这所大学就应该死掉,这样中国的教育才有活力。

“我们不得已走出这一步,是中国教改最关键的一步。我希望就此试下去,一直自授文凭。”朱清时说,如果南科大搞不好教学科研,教不好学生,吸引不到好人才,就宣告失败。所以南科大为了生存,必须拼命搞好教学。

5 将承受本地压力?要做深圳名片

南科大的招生受到举国关注,但第一届教改实验班只招50人,虽然进入南科大结局如何仍无定论,但生源的分配已引起热烈讨论。有网友说,南科大拿的是深圳人的钱,肯定会受制于深圳政府和深圳市民的压力,在扩招和招生倾斜方面做出妥协。

朱清时说,这次招生说明会如此火爆,说明全国特别是深圳人民对南科大的关注和热爱,现在社会的思潮发生变化,大家更重视子女能否学到真本事,而不那么重视文凭了。那么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使他们觉得文凭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真本事。

“为了保证南科大的办学质量,必须控制招生规模。我在中科大当了十年校长,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中科大不扩招,安徽政府和人民都能理解,他们知道这是安徽的名片。我相信深圳人更能够理解这一点,深圳会把南科大当做名片,他们不会让南科大的含金量降低。”

■相关新闻

首批16名复试者 大多数可录取

明年2月份还将组织另一场考试

本月19日,南科大低调组织首批16名考生进行复试,其考核方式之独特、灵活,迅速引起全国关注、热议。昨日南都记者从朱清时处了解到,这16名学生大多数通过了考核,双方沟通好之后,学校将与学生、家长签就读合同。

针对19日首次复试的情况,朱清时说,16名考生中大多数通过了考试,目前学校内部已经取得比较一致的意见,并开始通知考生本人,“但这中间还有很多问题,他们要决定来不来,愿意来的,还要跟我们签协议。”

朱清时说,这次复试考查的是学生的理解力、想象力、创新力、记忆力等,其中还有面试、心理测试,这是刚刚出现的新生事物,外界对此有疑问很自然,“以后大家看出来我们的考试比高考更严肃、更科学,对学生更好,就会放心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改进高考的模式。”

这种新的尝试,能否为南科大选拔优秀的人才?朱清时说,生源一直是他最忧虑的问题,但从上周末的招生咨询会来看,他现在很乐观。目前16名参加复试的学生,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一批核心的生源,接下来再招30多个学生问题不大。

朱清时介绍,南科大自主招生中的笔试,将会邀请国家权威机构命题,“笔试的难度和权威程度不亚于高考,但我们有自己的评判标准。”

而在复试方面,有人担心其中存在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对此朱清时说,自主招生考试刚刚启动,接下来学校会制定考试规则,确保制度的延续性,而且南科大的考试比较灵活,考前并不需要特意的准备。据他介绍,明年2月份还将组织另一场考试。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庄树雄 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王子荣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